微信公众平台

青海水电集团

手机版

青海聚能钛业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国制造网

关于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

2015,中国钛原料市场的转型之年

浏览量

  新常态下的中国钛工业:

  产品产量告别高增长

  早在2015年年初的政府经济工作会议上,李克强总理便提出了中国经济将告别高速增长期,转而进入中高速增长的经济新常态。在经济形势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传统制造业增速及企业利润明显下滑。在有色行业中,部分产品出现全行业普遍亏损的极端现象。在如此不利的外部条件下,钛行业运行状况也难以令人欣慰。

  由于国内市场需求及出口形势均表现不佳,2015年我国大部分钛产品产量同比有所下降,行业平均开工率不断创下新低。其中,2015年我国钛矿产量是7年来首次回落;钛渣、海绵钛等产品产量连续两年负增长;往年产量增长最快的钛白粉产品2015年同样遭遇寒冬,预计其增长将停滞。

  国产钛矿产量7年来首次负增长

  四川省攀枝花市是我国最大的钛矿产地,当地钛矿与铁矿相伴生。受2015年全球铁矿石价格大幅下滑影响,当地钛矿产量随铁矿石产量同步下滑。据了解,由于进口铁矿石价格一降再降,攀枝花地区矿山普遍出现销售不畅的问题。随着矿石库存的增高,许多矿山只得削减产量或者暂时停产。据相关信息显示,2015年攀枝花地区钛矿产量将出现近10%的下滑,这一数字与2015年我国铁矿产量8.75%的降幅基本一致。而我国2015年全年钛矿总产量也将出现下滑,这也是近7年来我国首次出现钛矿产量负增长。

  进口钛矿市场方面,2015年上半年进口数量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但下半年进口量迅速回升。2015年1~10月我国进口钛矿数量同比减少约5%,但三季度进口数量逐月递增,2015年我国进口钛矿数量将与2014年大体相当。

  

 

  国内钛矿价格稳定

  进口钛矿价格下滑

  从价格上来看,2015年以攀枝花地区钛矿为代表的国产钛矿价格大体稳定,阶段性出现几十元的窄幅调整。而进口钛矿价格在上半年处于相对高位,进而导致其销量受到影响。至下半年,国外矿山迫于销售压力下调其售价。据统计,自2015年6月至11月短短的6个月中,以澳洲钛矿为代表的进口矿价格下跌幅度已经超过了10%。而同期国产攀枝花钛矿价格则是时涨时落,价格相对坚挺。笔者认为,矿产资源无论其价格贵贱,都属于不可再生资源。我国不妨采取类似石油等大宗商品的采购策略,趁其价格处于低点时有意增加进口,减少自产比例。这样即有利于资源的合理运用,又有利于环境的保护与可持续发展。

  下游企业学会合理利用资源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全球经济仍未摆脱危机的阴霾。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下游企业需求疲软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在回顾2015年的钛矿市场时,最令笔者欣慰的就是中国企业正在学会如何合理的利用资源。

  如前文所述,在2015年上半年,国外矿山一直将钛矿价格维持在1000元/吨以上的相对高位。此时,中国企业改变采购方式,停止对国外钛矿的采购,用供应充足且成本低廉的国产钛矿相替代。1~5月间,中国企业对进口钛矿的用量下降了20%。这一变化另国外矿山猝不及防,在6月份被迫大幅下调产品价格。当国外钛矿价格降至与国内钛矿价格大体持平之后,国内企业增加对国外优质钛矿的采购,以较低价格进购优质的资源。可以说,2015年中国企业在与国外矿山的博弈中占得不少便宜。

  回顾4年前,中国企业刚刚摆脱金融危机的阴影,对资源需求有所抬头之时,便被国外矿企横加一刀,国外钛矿价格在短短的4~5个月内翻了3倍。那时的中国,上下游整合、产业链布局等词汇刚刚提出。而在4年之后,中国企业已经可以与国外矿业巨头面对面平等地谈判。在付出学费之后,中国已经学会合理运用国内与国外资源,并尽量取得更大的收益。让我们来看看2015年中国钛矿市场的成绩单吧。2015年年初,国产钛矿价格600~610元/吨,2015年年末价格590~600元/吨,期间还有过20~30元/吨的上涨阶段。进口钛矿年初价格1080元/吨,年末价格940元/吨,全年价格均处于下调通道,全年跌幅超过10%。中国2015年对钛矿的需求与2014年相比变化不大,但下游企业合理运用采购策略,使得行业对国外钛矿采购量没有下降的同时压低了采购价格,节约了可观的原料成本。不管2015年我国钛企业盈利是否实现增长,我们都应为这些企业的成熟而点赞。

  

 

  

 

  强强联合

  行业进入兼并重组期

  2015年上半年,河南佰利联宣布收购四川龙蟒钛业,两家公司完成兼并重组后,将形成一家钛白粉产能超过56万吨/年的超大型钛白粉企业,其规模将为亚洲第一,世界第四。而2015年年末,盛和资源发布公告宣布收购国内最大的钛锆矿生产商海南文盛。如果再算上2014年年底国际钛白粉巨头科斯特收购江西添光化工的事件,可以说这一年我国钛行业已经进入了兼并重组期。

  我国钛行业一直呈现出整体规模虽大,但产能集中度不高、企业规模小、分布散的特点。目前,我国钛矿、海绵钛、钛加工材、钛白粉等产品产量均为世界第一,但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排在世界前几大供应商、生产商的位置上。我国海绵钛产量占全球产量的三分之一,但产量最大的企业年产量不过刚超过1万吨/年。反观全球市场格局,每个国家最多只有1、2家企业,产能集中度极高。而在钛白粉行业中,全球前5家企业合计产能超过全行业的70%以上,而在佰利联与龙蟒合并前,我国前10大钛白粉企业合计产能仅占我国钛白粉总产能的一半左右。

  小企业众多导致国内市场乱象丛生。每当市场进入低谷期,产品销售出现僵持时,部分企业总会率先降价,使得整个市场陷入价格战的泥潭,导致业内企业利润空间迅速丢失。当市场供求稍有改善,价格逐步回升时,一些停工的小企业立即重新开工生产,力争赚笔快钱。

  2015年,浙江、福建、广东等地相继爆出部分企业大规模裁员或倒闭的新闻。而钛行业也是如此,持续的低谷期使得小企业退出市场的进程逐步加速,整个行业进入了整合与淘汰的阶段。陕西宝鸡和江浙地区中小型钛企业相继停产,部分企业由于资金等问题被迫关门离场,而以钛材贸易为主业的贸易公司则更为惨淡,全国范围内有近百家贸易公司告别钛行业。而在西南地区,一些经营困难的钛企业也有意转让出售。一时间,市场上充斥着某些企业间在商谈转让或兼并的留言。

  中国钛工业体量已经发展得足够大,而若想实现从大到强的转变,行业间的兼并重组,形成几家大型企业掌控市场的态势是必要条件之一。只有产能集中度提高了,企业的经营行为相对规范了,各企业才能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提高质量,加大创新等方面,行业整体竞争力才能得到提高。

  产业结构失调

  供给侧改革是出路

  回顾2000年以来我国钛行业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由产能不足依赖进口到产能过剩、结构性失调的过程。目前,虽然我国钛矿、钛白粉、海绵钛等主要产品产能居全球首位,但高端产品依旧需要从国外进口。可以说,供应与需求间的错位是困扰我国成为钛业强国的另一大障碍。

  从近年来我国钛白粉及钛加工材的进口量走势图中可以看出,我国对国外高端产品的依赖程度并没有明显的下降。虽然2012年,两种产品的进口量有所降低,但主要是受当年其产品价格增长过快,下游企业无法承受引起的。当其价格恢复平稳后,国内对其需求量再度回升。

  如何解决国内庞大的产能无法消化与下游用户高端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的矛盾呢?前不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出路。“去产能、补短板”,短短六个字,如果能够得到落实,我国钛行业所面临的结构性过剩问题可迎刃而解。去除过剩的低端产能,改善当前供需失衡的局面;补短板,开发高端产品,弥补国内高端产品供应不足的局面。

  说起来简单,但具体实践中我们又应当如何去做?去产能就意味着部分企业利益将会受损,成为调结构过程中的牺牲者。但在自然淘汰的过程中不可能有企业愿意主动退出,独自背负着巨大的投资损失。只有兼顾好企业的利益,才能降低去产能过程中的阻力。前不久,笔者发表了一篇题为《钛行业发展期待供给侧改革》的文章。而在最近与业内各位前辈及同行交流的过程中,笔者也感觉到了大家对改革的热烈期待与迫切需求。

  其实在这里我们不妨换一种思路,从去产能的减法中跳出来。毕竟,无论是生产低端产品还是高端产品,其中许多的设备都是相同的。若我们在现有装备的条件下进行改造升级,提升工艺水平,大部分现有产能都是可以升级的。在这过程中,中小企业可以做好自身定位,虽然自身规模及资金实力有限,但可以模仿日本小企业的生存策略,在看似不起眼的小产品上潜心研究,做专做精。以钛螺丝为例,虽然产品并不起眼,但细究起来其加工工艺有很多可以完善提高的地方,静下心来就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笔者认为,即使是最常见的东西,若能拥有自己的特色,做精做细令人难以简单复制,也可以将其变为高端产品。

  如果按这种方式改革能够成功,即可以解决低端产能过剩的问题,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高端产品供应不足的局面。此外,航天、海洋、军工、核电等新兴市场的准入门槛较高,普通中小企业难以涉足其中,大型龙头企业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这些高技术领域,力争从国外企业手中争夺更多的市场份额。以2015年刚刚正式下线的C919国产大飞机为例,该机型的制造采取的是全球采购、国内组装的策略。作为一款较为先进的机型,C919单架用钛量在3.9吨左右。至2020年,随着C919的量产,我国航空钛材需求量将突破1万吨。但目前我国国产航空钛材能够满足C919要求的比重不足10%,绝大部分份额都被国外企业占得。蛋糕在增大,我国钛企业应当考虑如何才能占有更多的份额。

  

 

  

 

  环保减排不再只是动口不动手

  2015年岁末,华北地区经历了一次严重的雾霾天气。受此影响,京津翼及山东等地许多工厂被要求停止生产。多年来,我国许多地方只重产值利税,忽视环境污染因素。而在2015年初,国家颁布了号称史上最严的环保政策。据笔者不完全统计,2015年,北起辽宁、河北,南至福建、广西,均有企业因为排放不达标问题受到不同的处罚,企业除缴纳罚金之外,还被勒令停产整顿。

  可以说,平时肆意排放,被查处时缴纳罚金了事的方法已经行不通了。随着国家对环保的重视,企业违规排放的成本将越来越高。高昂的违法排污成本将使得企业加大环保投入。企业将告别过去的陋习,学会如何按规矩办事。从笔者了解的情况来看,钛行业中的大中型企业环保水平相对较高,而一些无力投入环保设备的企业已经或正在考虑退出市场。应该说,严格的环保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我国钛工业的淘汰落后产能进程。

  “十二五”与“十三五”的转承之年

  在2015年年末召开的钛锆铪行业市场分析与应用推广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干勇针对我国钛工业现状及未来发展方向作出了点评,指出了近年来我国钛工业取得的成绩及当前面临的问题。其中,我国钛矿遭受国际市场低价冲击;海绵钛、钛材产能过剩;钛应用量始终徘徊不前,应用领域拓展不足等是其重点强调的问题。

  针对我国钛原料安全供给问题,干勇提到2015年攀枝花地区已经失去了成本优势。攀枝花钛矿与铁矿相伴生,在往年铁矿价格处于高位时,攀枝花钛矿拥有明显的成本优势,企业可以依靠铁矿石保障生产成本。而2015年全球铁矿石价格呈现断崖式下跌,攀枝花地区矿山已经无法通过销售铁矿石保障运营成本,不足的部分需要依靠钛矿价格来弥补,这无形中拉高了攀枝花钛矿的成本。而面对国外低价钛矿的冲击时,攀枝花钛矿已经失去了价格优势,丧失了许多市场份额。

  在谈到钛应用推广问题时,干勇认为当前钛价格已经很低,以往的价格问题已经不再是阻碍钛推广应用的主要障碍。但目前国内钛产品牌号众多,许多牌号甚至没有详细的应用参数,更没有经过下游应用的检验。这就使得下游设计院在用钛时面临许多难点,无法设计出安全可靠的规格参数。

  针对该问题,干勇建议,钛行业应当加强与用户的对接,尤其是应当共同建立钛材的应用标准,让下游设计院认可钛。只有建立相应的应用标准,让设计师在应用时可以方便地从手册上查得相应的规格及标准,才能有利于钛在新领域的应用推广。

  其实,此前在与游艇、海洋管道等相关工程设计人员交谈时,对方也表示钛是很好的防腐材料,正适合用在船舶及海洋工程当中,但由于缺乏相关标准,设计人员无法得知何种标准、何种规格的钛材是安全可靠又经济的。为避免承担风险,设计人员只得退而求其次,使用标准体系较为完善的复合钢板及铜合金材料。

  

 

  由此可见,钛合金的应用潜力还是很大的,需要我们努力去开拓。展望“十三五”,随着中国大飞机、核电、航天工程以及海洋工程的深入发展,我国对高端钛合金的需求将进一步加大。对此,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钛锆铪分会已经做好准备。根据钛锆铪分会披露的工作计划,在“十三五”期间,将建立钛材应用特性数据库,形成体系、技术标准、规范等一系列标准化规范。具体包括通用航空钛合金结构件推广应用示范工程、海洋工程及特种船舶结构件推广应用示范工程、清洁生产及环保工程用钛材推广应用示范工程等等。此外,在最热门的3D打印技术上,钛产品也不会落下。抓住科技制高点,实现中国制造2025战略,我国钛工业完成转型升级,取得产业结构调整攻坚战的胜利,是每一个钛业人的夙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