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平台

青海水电集团

手机版

青海聚能钛业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国制造网

关于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

这个冬天有些长……

浏览量

  一、阶段回顾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GDP年均近10%的持续高增长,把中国经济带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随着国民经济总量等基数快速增大,支撑经济发展的人力资源、自然资源以及制度安排和经济政策等要素的匹配性及适应性矛盾也逐步显现。期间又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我国经济增速进入新世纪以来,首次呈现逐级放缓的态势。

  2007年上半年以来,随着美国次贷危机愈演愈烈,大量金融机构相继破产,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危机已从美国传导到欧洲和新兴市场,由虚拟经济传导至实体经济。我国金融市场也同样受到了冲击;持有的美元资产承受着持续缩水的风险;实体经济面临经济下行周期的考验。2007年第三季度开始,我国一些出口导向型和加工型企业就出现生产经营困难。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我国经济遭受巨大冲击。为扭转增速下滑过快造成的不利影响,政府及时采取拉动内需和产业振兴等一揽子刺激政策,推动经济增长迅速企稳回升。从2008年底到整个2009年和2011年初,4万亿的刺激政策产生了效果,全社会信贷融资规模据估计达到了25万亿元,经济增速最高时达到了11.9%,中国经济率先走出危机阴影,也对世界经济起到了“压舱石”的作用,这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政策所产生的红利。

  2011年很多地方持续出现的雾霾天气,这让人们认识到,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矛盾日趋尖锐,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调整经济结构刻不容缓。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国际金融危机的长期化,各国应对危机加快结构调整的积极成效,增强了我国用市场机制倒逼经济结构调整的紧迫感。

  2011年二季度开始,经济增速出现回落,虽然刺激政策逐步退出,但政策的累积效应和溢出效应还在发挥作用,对经济结构继续产生着深远影响,也使当期宏观调控政策的选择受到掣肘。

  2012年世界经济经历了复杂而深刻的变化。世界经济以年初世人普遍认为的低开高走伊始,到年底以抛物线式的下滑结束。年内欧债危机出现反复,发达经济体陷入低迷或衰退。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收缩步伐明显加快。我国对发达经济体出口增长下降的同时,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也出现同步甚至更大幅度的下降,整体经济运行下行趋势依然。

  2013年,全球工业生产和贸易继续疲弱,价格水平回落,国际金融市场持续波动,世界经济增速继续小幅回落。其中,发达国家增长动力略有增强,但发展中国家困难增多。

  2014世界经济仍处于危机后的大调整阶段,由于内部结构差异明显,各区域发展状况更趋分化。由于受美联储加息对国际资本流动的影响、欧元区量化宽松的实际规模和效应,以及乌克兰等地缘政治危机的演变,中东局势的进一步恶化等,新兴市场国家增长遭受挤压。中国经济在“三期叠加”的背景下,运行总体呈持续下行态势。

  2015年面对经济新常态,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加快,经济增长新动力不断积聚。由于经济增长新旧动力在时间、空间以及力度上存在错配、分化和差异,导致政策调控在稳增长、去产能、去杠杆之间的协调平衡难度加大,挑战增加。随着美联储的加息预期使美元持续走强,大宗商品价格低迷,世界贸易额陷入负增长,我国出口和进口都将下降,整个经济走势仍然在企稳调整的下行状态。

  自2007年至今已有八年,期间有过回温转暖,但总体下行趋势明显,展望2016年经济向好的迹象仍不清晰,对于遭遇“寒冬”的实体经济而言,这个冬天有些长……

  二、局势分析

  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矛盾和挑战很多,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在需求侧趋势性放缓的背景下,大宗商品价格下降、通缩预期增强、企业去库存和银行规避风险等因素相互叠加,使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煤炭、钢铁、房地产、有色金属、汽车等重要领域和行业发展均面临大幅度滑坡的压力。虽然总体经济增速尚未滑出合理区间,但部分行业、地区主要经济指标降幅较大,工业企业利润和财政收入增幅明显回落。整体而言,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和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益明显滑坡是当前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

  除了经济方面的因素,非经济方面的因素对经济运行的干扰也非常大。过去,地方政府靠土地财政,靠抓大项目、抓招商引资就能实现快速发展。而现阶段,原有的利益机制被打破,如何实现创新发展,如何探索、发现、培育新增长点,很多地方干部感到没有思路、缺少抓手。地方政府行为中“不想干”、“不敢干”和“不会干”并存,而且这种风气有向国有企业扩散的趋势。同样,很多企业家也为摸不清未来发展的方向而感到迷茫。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阶段已经结束,经济发展进入相对较低增长的新常态,企业面临的困境必须通过调整、转型、升级才能解决。结构调整不是免费午餐。为了化解过剩产能,优化产业结构,一些行业难免受到较大冲击,有些企业甚至会退出市场,这些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就是结构调整中的“阵痛”。美国经济温和复苏,以大数据、生物科技、页岩气等为主的高科技产业再次站到了世界经济的前沿,主动的结构调整为美国新兴产业的崛起赢得了先机。对于处在转型升级关键时期的中国经济来说,结构调整是大势所趋,必须痛下决心。企业的兼并重组甚至退出市场,本是市场经济的题中应有之义。只有坚持把市场的问题交给市场解决,用市场的办法来解决市场问题,才有可能赢来“阵痛”后的新生。因此企业必须摒弃经济还会高速增长的惯性思维,必须摒弃只要等待就可以熬过“寒冬”幻想,因为这个冬天有些长……

  三、应对措施

  当前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效益指标明显恶化的根本性原因是由于大量过剩产能不能有效退出,供大于求导致竞争日趋激烈和PPI持续负增长,企业利润滑坡,债务负担加重,并通过占用资金、提高贷款利率等渠道影响到其他行业的正常发展。因此,政策着力点应放在加大供给侧调整力度上,引导过剩产能(违规、低效)逐步退出,促进兼并重组和优胜劣汰(政府与市场)。只有当供给侧逐步做出调整,解决了它与需求侧之间形成的缺口,经济才是稳定的。而要做到这一点,除了依靠市场机制的作用之外,还应让政府发挥作用:一是为劣势企业营造良好的通道。二是政府须按照行业规范和标准来勒令不达标企业退出。在这个过程中,应更加注重风险管控,着力提高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益,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在这一期间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必须要有铁杵成针的耐心,要有百折不挠的韧劲,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因为这个冬天有些长……

  聚能钛业年产8000吨钛锭项目酝酿于2007年,启动于2008年,然而2008年以美国雷曼兄弟银行破产为标志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经济形势转眼之间由一片繁荣变成一片狼藉。在此种情况下,聚能钛业审时度势,放缓了项目的推进速度,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考察和论证。此后国家启动了4万亿的投资刺激计划,经济下行的态势很快得到了遏制,中国经济出现了回温转暖。聚能钛业也加快了项目建设进度。2011年首台EB炉投产,2013年第二台EB炉投产,规模及水平跃居全国EB炉铸锭行业之首。但形势又在逆转,欧债危机尚未平息,国内三期叠加的影响开始显现,经济在短暂的复苏之后又开始下行,这对于才走向市场的聚能钛业毫无疑问就是一场挑战和磨练。孟子曰“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因此,面对挑战及磨练聚能钛业别无选择,唯有勇敢应对,虽然这个冬天有些长,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聚能钛业将以新理念去直面新常态开创新局面,一是保持既有的设备先进优势,加大创新力度,推出新产品,培育新市场,将EB熔铸做至专精强;二是尽快进入资本市场,为即将到来的行业洗牌,兼并重组做好准备;三是利用市场的持续下行及供给侧的深度调整,通过对社会资源的整合,从而快速实现自身全产业链的打造;四是着力于效益质量,着眼于技术创新,潜心发展,厚积薄发,力争成为行业的主导者、引领者。

  经济规律的基本特征是波浪式前进,因此谷底并不可怕,无论它有多深、有多长,怕的是我们能否走出谷底,走出谷底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只要走出谷底便能见到曙光。

  尽管这个冬天有些长,但冬天过去后就是春天……